第五文学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 > 第三百八十四章 以贼制贼

覆手由第五文学网(m.fivewenxue.com)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,在线阅读,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


  曹云上前:“喂,什么情况?”
桑尼看看曹云,看看寒子,翻文件夹道:“有个小痞子偷车,是一个有闯空门前科的小东西。”
涉案人员叫赵三,今年才二十一岁,他没有正当职业。但是他有一门生财之道。那就是满东唐的地下停车场转悠,拉每辆汽车的车门,看有没有粗心大意的车主没有锁车门。按照他说的比例,三十辆就会有一辆忘记锁车门或者是忘记关窗户。
今天他转悠到寒子小区地下停车场,一拉车门,车门竟然开了,更让他惊讶的是,汽车钥匙竟然在车上。这车比较高档,车钥匙在车上,车门是锁不上的,并且还会发出警报提醒车主。
恰巧赵三近期谈了一个女朋友,约好一个小时后一起吃宵夜。赵三一想,戴上口罩,把车直接开走,开到了海鲜批发市场附近等女朋友。赵三称,自己打算把车一扔就完事。车主没有损失,警察也不会投入力量来抓自己。再说,他是懂法律的人,自己没有盈利,没有破坏车辆,没有造成损失。即使被抓住只是去局子内住几天而已。哪想到这次警察来的这么快。赵三是懂法律,但是却不懂警方掌握的技术,追他是一件很轻松的事。
桑尼看物证人员撤离,道:“去三课喝杯茶做份笔录,走,我请客。”
“什么鬼?”曹云跨步拦住桑尼。
桑尼低声:“朋友归朋友,你别让我难做。风雪。”
“在前辈。”制服风雪跑过来:“曹律师你好。”
“你好。”
桑尼道:“你坐曹律师所的车,和受害者、曹律师一起去三课做个笔录。”
“好的前辈。”风雪看曹云:“麻烦你们了。”
……
三课笔录室,寒子说明了情况。汽车失窃时间是晚上九点左右,她是八点三十分开车回小区。寒子很肯定自己锁了车门,再者自己不可能把副驾驶钥匙放在车内,听见报警声一点反应都没有。
副钥匙放在哪呢?寒子说自己副钥匙放在家里厨柜位置。她没有发现副钥匙不见的情况。
做好笔录,风雪陪同两人喝茶,桑尼进来不理会曹云,看了会笔录和风雪耳语几句,又离开了笔录室。
大约两个小时后,桑尼再次出现,身后几米外靠立着一名检察官,曹云老熟人九尾迷糊。
桑尼将一份刑拘通知书放在寒子面前:“严子寒,因你涉嫌藏有杜平,现在要将你刑拘做进一步调查。这是刑拘通知书,请在上面签字。”
曹云这时候不吭声,看着寒子被带走后,立刻让陆一航三更半夜送一份委托书过来。寒子签字之后,曹云成为寒子的委托律师,以正规程序开始跟踪本案。
问题就出在那包粉末上,那包粉末是如今比较少见的高纯度硬毒。最要命的是,硬毒的塑料袋上有多枚寒子的指纹。
警方已经让寒子做了血检和尿检,结果为阴性,但是这反而不乐观。因为寒子没有西毒,又藏有硬毒,就代表寒子在放毒。
曹云没有动作,只问只查不提意见和建议,因为如果就警方目前掌握的证据,他可以轻松让寒子无罪。不能打掉凶器上指纹的律师不是好律师。
在寒子被拘的第二天,拿到搜查令的桑尼对寒子住所进行了搜查,发现了桌子上便签很可疑。他没有学电视上涂铅笔,而是把便签交给了物证组。物证组从便签上发现了一个号码。桑尼大胆假设,联系号码,称自己要货。对方问他是谁,桑尼回答自己叫严子寒。
随之桑尼抓捕了两人,这两人是零散硬毒供货者。根据他们的交代,他们的上线,也就是给货的老板交代过他们,近期会有一个叫严子寒的人打电话要货,可以直接交易。根据两杜芳提供的信息抓人,老板已经跑到泰国去了。
……
搜查三课各种条件都比较简陋,连午饭也很简陋。搜查一课有专门的小食堂供应午餐。搜查三课要么去警局餐厅吃饭,要么吃便当和外卖。
曹云顺便拿了一盒外卖坐在了桑尼办公位边,桑尼看曹云不满:“你怎么又来了?三课是你家啊?”
曹云:“我来看望朋友。”
桑尼:“哈?我们现在又是朋友了?”
曹云大怒:“草XX,你在恒源村的时候求救,是谁踏马的借直升机第一时间到现场?”
桑尼立刻软下来,叹气:“曹云,我也没办法。规矩你很了解。现在在侦查阶段,我不能对你透露案情。等检方提出指控,你要什么我都给你。”
曹云道:“你不用吭声,我说话,行不行?”
桑尼想了想,点头。
曹云:“这案子有两个可能,一个可能寒子是笨蛋杜芳。明明收入挺高的,非要冒险和底层的杜芳打交道。脑子进水瓦特了。第二个可能,有人诬陷寒子。从案件发展来看,假设有人诬陷寒子,应该是专业级的。但是寒子只是一名私家侦探,她有什么资格能让专业级的人来诬陷他呢?”
曹云:“怎么说是专业级,塑料袋的指纹应该是真的。寒子是女人,也要打扮。购买化妆品多了去,一些熟悉商户经常送试用品。小塑料袋是装化妆品试用品粉末的塑料袋。寒子用完就扔垃圾桶,被别有用心的人拿走。你摸良心说,用那么简陋廉价的小袋子用来装昂贵的硬毒,是不是侮辱了硬毒?”
风雪没忍住,一口米饭呛着,连连咳嗽。辣椒味因为咳嗽倒灌鼻腔,根本来不及反应,勉强用手一挡,口鼻一起喷射饭粒。鼻涕粘着饭粒凌空甩空,风雪一手捂住口鼻,满脸通红狂抽纸巾,形象尽毁。
两男人看了一眼风雪,都有风度,当没看见一样继续。
曹云道:“我分析了情况,我认为有两个人可能栽赃。第一个人就是偷车贼赵三,第二个人当天乘坐了寒子汽车的同是私家侦探的李四,可能性较低。赵三偷车过程匪夷所思,副钥匙放在汽车内,正常来说,在车主离开汽车后锁门,汽车一定会发出警报提醒车主。但如果是专业人士栽赃,赵三的行为就不会匪夷所思。”
桑尼:“等等,我没理解。”
曹云道:“如果是专业人士栽赃寒子,就不会出现赵三偷车这样匪夷所思的事。因为这衍生出入室盗窃车钥匙,只会把案件变得更为复杂。我暂时相信赵三是偶然偷走了车,反过来说,有人准备开走这辆车,这人是谁呢?”
曹云道:“刚才说了专业人士,他们有具体的分工。有人入室盗窃寒子的副钥匙,这人只负责盗窃副钥匙。此人将汽车钥匙放进汽车内,不锁汽车门离开。接下来要有人开走汽车,让汽车出问题……最简单的,出个交通事故,而后弃车逃逸。警方必然要调查司机是否有酒驾或毒驾的行为,会对汽车进行简单的搜查。找到了这包小东西。”
曹云道:“对方的计划因为赵三的突然出现而改变,按照我的构想。寒子回家了,不打算再出门了,累了一天要休息了。这时候有人伪装成寒子的模样,开寒子的车进行肇事逃逸。到这一步诬陷才算完美,完全把寒子给钉死了。”
桑尼看曹云许久:“风雪。”
“在前辈。”
桑尼道:“你去调看寒子小区周边监控,寻找和寒子身材接近,又比较可疑的人。”
“是前辈。”
风雪立刻放下食物去办事,桑尼看曹云:“你家寒子到底得罪谁了?”
曹云:“诬陷之王非镜头莫属,我觉得十有八九又是镜头干的。”
“又是镜头,地球那么大,你就不能猜别人吗?”桑尼:“话说你认为寒子有镜头诬陷的价值吗?因为你?还不如直接诬陷你,最少寒子比你能可亲,可爱。”
桑尼这么说等同是接受了曹云的说法,他也认为寒子被诬陷的可能性很高。不过跨不过刚才说的问题,如果不是专业人士诬陷,那寒子十有八九是罪犯。如果是专业人氏诬陷,寒子凭什么会有这个资格?
但曹云猜测似乎是错的,风雪在监控中并没有找到任何可疑的人。
……
回到律师所,曹云独自在办公室将案子整理了一遍。可以肯定诬陷者级别很高,其知道硬毒批发和零售商,并且逼迫批发商帮助他。
曹云打开自己办公室的保险柜,从里面拿出一部手机开机,这是上次六月案时,狐狸扔给曹云的一部手机。
曹云拨打手机内唯一的电话,响了好久后才有人接电话,对方并不吭声,曹云道:“我是曹云。”
狐狸松口气:“你吓死我了,你不是一直通过烈焰服务员一号和我们联系吗?”
曹云:“烈焰服务员还能联系?”
狐狸停顿一会:“什么事?”
曹云道:“我想和镜头通话,最好能见面。”
狐狸:“有点难办,原因是什么?”
曹云把寒子这事情说了。
狐狸听完颇为惊讶:“怎么会有人诬陷寒子?行,我帮你联系,但是结果不能保证。”
挂断电话,曹云没有半点焦虑和焦躁的心情。曹云,桑尼和狐狸都很奇怪为什么寒子有这样的仇家?他们都没有说第二层奇怪的理由,寒子既然有这样级别的仇家要诬陷寒子,为什么不直接杀死寒子呢?
诸如野子案,诬陷布局,全部是为了骗钱。诬陷寒子的目的如果是有仇,那应该干脆直接除掉寒子,毕竟对方是可以直接让硬毒供货商跑路的人。
十来分钟后,曹云个人电话响起,泰国的号码,曹云接电话:“哈罗。”
镜头:“你找我?我最近没干什么。”
此地无银三百两?曹云:“我相信你,我找你是需要一位顶级专家专业的帮助。”
哇,顶级专家,这个词听起来好爽的,特别是出自老对手之口。镜头犹豫:“我为什么要帮你?”
“因为只有你有能力帮我。”
“少来这一套。”爽是爽,但曹云捧臭脚,肯定有阴谋。镜头:“说吧,什么事。”还是上钩了。明知有诈,还是要被诈。这就如同激将法,你知道和你会不会上钩是两回事。
曹云慢慢将寒子案说明。曹云不是怀疑镜头诬陷寒子吗?所以找镜头不仅可以判断镜头是不是主谋,假设不是,镜头确实是诬陷专家。
镜头听完道:“奇怪,花费这么大力气诬陷你朋友,为什么不直接除掉你朋友呢?你的思路是对的,我也认为有人要冒充你朋友开车出车祸,然后被搜出硬毒。你是不是忽视了一个细节?”
“细节?”
镜头:“你朋友办事一天,很疲劳,要休息。但诬陷者怎么就肯定她要休息,她不外出呢?假设你朋友外出,即使诬陷者按照计划执行了车祸。那你朋友也有不在场证据。按照正常来说,偷走汽车钥匙和开走汽车应该要无缝连接,怎么会让一个碰运气的小毛贼打乱了计划呢?”业余就是业余。
曹云问:“有看法吗?”
镜头问:“小毛贼口供怎么说?”
曹云道:“他说他懂法律,他没有盗窃汽车主观行为,最多属于侵权。”喂?这条法律不是每个人都懂,或者说很多人都不明白。
我看见一辆车没锁,钥匙也在车内,我开车溜达一圈,把车送回来,算不算盗窃呢?这个认定有诸多标准。如果把车卖了,肯定算盗窃。如果出车祸造成损失,也算盗窃。如果没有损失,开一圈把车还回去,因为没有主观盗窃想法,在法律中这种行为并不算盗窃。通常为行政处罚,另外车主可以告对方侵权。
不过这里有个关键问题:你是不是正常打开汽车的门。假如是车主大意,就属于以上情况。现实中出现过一钥匙两开同车型,导致开错车的情况,开错车人无责。如果车主锁好车门,无论锁有多烂,你开车门进入汽车就涉嫌盗窃。开走汽车,涉嫌盗窃汽车。
卧槽,这个小毛贼有问题。听起来也奇怪,他在海鲜批发市场被抓,现场口供应该是要说明车从哪里开来的,自己目的是什么,怎么开的车等等。为什么会向警察说明自己行为并没有犯罪呢?
镜头道:“依我看偷车贼就是无缝连接那个人。他既然懂这些法律,只要咬死自己的口供,你们就拿他没办法。”
是的,赵三坚持自己口供,警方无法提供反驳这口供的证据。加之硬毒包装上只有寒子的指纹而没有赵三的指纹,一起都顺理成章。
不过曹云不担心,既然镜头卷进来了,他肯定要做出点贡献,否则他好意思叫镜头?..

第五文学网(m.fivewenxue.com)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覆手最新章节内容,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!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:m.fivewenxue.com